设为首页 繁体中文 用户登录
群众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贝博赞助西甲藏族自治州贝博 > 群众文化 > 社区文化 > 正文
贝博赞助西甲-贝博-贝博游戏
作者:顺华    贝博游戏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214    更新时间:2015/6/24         ★★★

城镇化建设是我国新农村建设的重要战略,它能够大大缩小城乡文化的差距。有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城镇化人口已达百分之五十,二、三十年后将达百分之七十。但笔者认为,中国的城镇化绝大多数是农民因失地而被城镇化,其农民的属性仍然保持,城镇化后的文化也仍然属于农村文化,要发展到城市化的水平需要一个较长的时间。即使城镇化达标,百分之七十实现,也仍有近四亿农民生活在乡村。城镇化进程中乡村文化建设不容忽视。当前,与繁荣的城市文化相比,农村文化并不尽如人意。乡村文化服务点在标准化建设和各种文化工程的拉动下虽然大多已布点到位,但普遍设施不足,运行不佳,作用发挥有限,更谈不上形成特色,有的就是一个花架子,农民不太满意。而有些地方通过建设各具特色的农村乡村文化点,并利用各种运行平台将这些点连接起来,上下贯通,左右逢源,使乡村文化置身于多维的立体文化网络中,广大农民通过网络的经线、纬线,同外界联系了起来,实现了的文化共享,得到了文化的满足。这种方式就是乡村文化的网络化。

一、乡村文化网络化的必要性论证

1、城镇化带来文化观念的变化。城镇化使大量农民离开了传统的农业耕种,他们的视野不再是传统的“背朝青天面朝土”,现代发达的传媒体系,让现代文化一下子涌入了他们的视野,让他们眼花瞭乱,无所适从。过去的农民生活贫困,糊口是最高目标,对文化需求期望值不高。随着经济建设成果的显现,大量农民走上了富裕之路,劳务大军从城市带回了大量真金白银,他们对文化生活的需求由逐渐萌发到日益旺盛。物质条件的改善、文化视野的拓宽,他们对城市文化、外来文化心驰神往,但农民的基本血型又使其难融其中,他们对传统文化既厌倦又牵挂,新旧文化交汇、冲撞,处于困惑之中。

2、城镇化带来乡村人口结构的变化。进城务工是许多农民的致致富之路,全国三亿多农民离开乡村,变成寄居在城市“新市民”。不少乡村除了孩子就是老人,成为“空壳村”,只有过年过节,才会出现短暂的万家团圆。伴随城镇化建设而实施的教育布点合并,使越来越多的农民带着他们的子女不得不离开世代居住的村庄,并入开始城镇化的集镇,大量原本人丁兴旺的村庄人去楼空。农村里突颖而出的能干人、有钱人,凭借其在农村积累的能量,成为首批被城市吸纳的先锋队,宝贵的人力资源的不断流失,使农村与城市的比差更加明显。

3、农村文化建设面临困惑和尴尬。公益性、基本性、均等性、便利性是我国现阶段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原则要求,但这个原则要求对农村与城市来说却有着天壤之别。城市公共文化的供给水平层次较高,还在不断完善,而广大乡村基本上只是花架子。一方面,在农村,文化建设始终摆不上应有的位置。发展经济仍然是农村工作的核心任务,其它工作都在应付之列。对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基本上是消极应付,做做样子,根本达不到基本性的要求。另一方面,由于乡村独特的地域特色和文化传统,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提供的文化设施、资源,缺乏与当地文化的有效融合,在不少地方发挥不了作用。比如颇受好评的农家书屋,在一些乡村根本无人问津,当地乡村干部还要为此配备房屋、应付检查,被他们称为“扰民工程”。送戏、送电影下乡不切合农民的实际需求,经常观者寥寥,形成资源上的浪费。为数众多的乡村文化站、文化室,重建设,轻利用,成为空壳工程。

城镇化使农村文化进入了一个特殊的转型期,需要公共文化服务的正面引领,农村与城市文化权益的差异需要公共文化服务来调整弥合。我们必须要解决当前文化建设中重城市轻农村的倾向,解决模式单一的文化服务与农村实际需求相脱结的问题。笔者认为,我们要从文化服务的最终结点——具有独特文化个性的农民出发,对公共文化服务体系进一步完善和拓深,建立起兼顾到不同文化血型,融汇各种文化样式,让每个农民都能完全融入其中的公共文化服务平台,真正满足他们的文化需求,而实施乡村文化网络化是解决问题的有效途径。

二、实施乡村文化网络化的方法和途径

乡村文化网络化,就是将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中各个基层点进一步连接成网,让每个农民都能置身网中,通过各种网络平台的有效运行,进行文化交流,实现资源共享。其关健点有三个,一是建好点,二是组好网,三是能运行。

1、建好点。拥有合乎规范、具有特色、有效运转的乡村公共文化基层服务点是网络化的前提。近几年来,省、市、县、乡、村五级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全面推进,省、市、县所属的城市公共文化场所通过标准化建设、免费开放等工程,文化服务功能不断提升。农村乡、村两级,也已基本完成布点,处于规范化建设的过程中。笔者认为,在乡、村两级的基层点建设中,不能将城市文化服务点的标准应用于乡村,需要根据各地的不同情况,制定不同的标准和模式,因地制宜,因人而宜,建设既符合公共文化服务点基本要求,又适应农民文化习惯、具有鲜明地域特色的乡村文化服务点。江苏吴江推出的“一镇一品”、“一村一品”和苏州基层文化“网格化”建设都在这方面积累了大量经验,值得学习借鉴。

2、组好网。我国农村面广量大,乡村文化服务点分布广、数量多,但每个单体规模小,功能差。但如果把众多的乡村服务点串连成线,并同城市的县、市服务点并联成网,单体弱小的乡村文化也能形成规模和特色,产生较大的能量,并发挥独特的作用,不仅自身分散的资源得到整合,还可共享城市独有的巨大文化资源。实施组网的路径有两个:

一是以建立以互联网为基础的数字文化服务平台。在国家公共文化资源共享工程的基础上,将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基本功能进行数字化处理和开发,将国家和各省、市、县包括乡、村的文化信息集合成各个层级、多种类型的数据库,建成数字图书馆、数字博物馆、数字贝博。当前,数字文化服务平台在城市已全面推开,但在非常需要的乡村却进展缓慢。我们一定要加大农村数字文化平台的建设力度,一方面,要想方设法、多种渠道解决农民拥有可操作电脑的问题,通过培训,使其掌握数字信息下载、上传的技术。另一方面,要组织专家和工程技术人员设计面向农村、农民的文化信息数据库和应用软件,让乡村文化也有自已的信息平台,有适合农民使用的操作软件,使其方便的进入其中,为其建立通畅的信息发布渠道,形成文化互动。

二是建立实体文化交流平台。它包含横向平台、纵向平台和主题特色平台。

横向平台是同层级的交流平台。一种是同一行政区划内的乡村文化联谊、文化联动等,由于地处同一行政区,行政化运作较为方便,是各地采用较多的样式。另一种是以特定对象为载体、打破行政区域界限的农村文化联谊、联动。如江苏省宝应县山阳镇发起的“白马湖区域”文化联谊,以白马湖水系为纽带,开展文化交流活动,覆盖到周边四市八县的二十多个乡镇。这项活动已持续二十多年,成当地农村文化活动的重要品牌。

纵向平台是不同层级间的交流互动。它有两种形式:一种是送文化下乡,这是让城市文化带动农村文化的有力措施,它包括文化三下乡工程、城市图书馆在农村设立分馆通借通还工程、电影2131工程、有线电视户户通工程等。文化下乡一定要同农民的需求相适应,切忌走形式。另一种是送文化进城,它是让农村乡土文化在城市发达的文化体系中进行展示,获取认可。它并不是只为对城市文化锦上添花,更重要的是乡村文化通过城市文化的大舞台得到展示、交流、借鉴和提升。我省许多地方的农村乡镇在这种城乡互动中大获裨益。

主题特色平台是一种特殊的文化交流平台。它用一个特定的主题,将各种区域、各个层次的文化融汇在一起,乡村传统特色文化通过这个平台大放异彩,许多已形成品牌。如马街庙会、秦潼赛龙舟、杨家埠年画集市等。

3、能运行。文化网络只有通过有效的运行才能发挥作用,但在这方面,乡村文化明显弱势。尽管城镇化让农民打开了禁锢多年的文化视野,“世外桃园”的精彩不断激发他们对外来文化的兴趣,但长期封闭运行的农耕文化的惯性依然影响着他们的勇气,对自身文化认识不足而产生的文化自卑、参与文化交流的基础条件不足、进入网络平台的技术水平欠缺等因素,严重影响到乡村文化网络的有效运行。我们要通过各种文化媒界,宣传民间传统特色文化的魅力,组织相关人员帮助农民进行挖掘、传承、创新和提升。要加大对乡村文化的资金投入,让其能穿戴体面的去“走亲戚”。要通过培训,让农民掌握网络交流的技术。除此之外,还要给乡村文化进入网络运行推上一把力,助其启好步。要用好三种力。一是行政推动力。各级政府及其文化行政部门要创设面向农村、农民的文化活动平台,经常开展活动,并形成制度。二是社会推动力。鼓励、支持民营企业和经济实体举办面向农村、农民的文化活动,或为他们参加交流活动寇名赞助,文企联姻,合作共赢。三是能人推动力。鼓励农民自办文化,组建各种文艺团队,发挥文化能人和文化志愿者作用,通过评比、表彰、奖励等手段,激发参与文化交流的热情。

  • 上一个贝博游戏: 没有了
  • 下一个贝博游戏: